崔健:转入蓝色时代 拍摄《TimeOut北京》封面

来源:21CN娱乐 | 2012-11-06 19:19:22 | 我来说两句

  老崔不老 反延续 反复制

  对于多年来淡出圈子、一直深居简出的老崔而言,任何外人试图解读他恐怕都是徒劳的。恐怕只如刘元这样的老战友,才知道老崔的“变色记”绝不是一时心血来潮的偶然。那时还不是中国爵士乐之父的刘元,早就看出来那时也还不是中国摇滚之父的崔健,底色绝不是众人熟悉的红色那么简单。三十多年前,只有20岁的老哥俩前后脚进了北京歌舞团、吃住创演都在一块儿。这个朝鲜族哥们儿的睿智、冷静、崇尚公平、乐于助人,让大他一岁、早一年进团的刘元佩服,而足球场上二人一快一灵的默契,一点不比摇滚乐的舞台差。

  用崔健自己的话说,2013是他的一个“大年”,因为新专辑和他执导的电影《蓝色骨头》都会面世,在这之前,他会在今年12月举办一场名为“蓝色骨头”的个人演唱会,除了重新编排一些经典老歌如《一无所有》、《一块红布》、《假行僧》之外,也自然会演唱像《蓝色骨头》、《迷失的季节》这样的新作,而最令人激动的,恐怕就是会有一些老崔从未演出过的歌曲,在演唱会上出现。“我其实不想说太多关于音乐会的事儿,因为说得太多我怕到时万一兑现不了,比方说以前我每年的音乐会在音乐上都会有变化,但这次我想在音乐会上和《蓝色骨头》这部电影进行互动,但还需要再排练才知道我们到底能不能完成。不过新歌肯定是要演的,而且绝对是以前没演过的,我的作品一贯是反延续、反复制的,这次也一样。”

  就在演唱会的新闻发布会上,老崔莫名其妙地躺着中了枪,被追问“是否为《中国好声音》冠军梁博女友的干爹”,虽然传闻狗血,但老崔很实诚认真地主动说起了对“好声音”的看法:“很多人觉得商业上成功了,其他方面也都成功了,但我可以用我自己的经验告诉他们,商业上越成功,自己的时间就越少,就会越偏大众的宠物,老板也会越来越多,所以必须保持孤独和独立的思考。我现在看《中国好声音》,觉得他们很可怜,因为有太多人利用他们,他们周围都是洪水猛兽,为他们编造新闻价值,甚至无中生有。但他们还都得听着,因为那个节目是他们的恩人,这种负疚感会让他们迷失。所以如果说他们有真正的挑战,我想可能是成名之后的这些,是如何平衡外我与内我。”

  高清图组

摇滚没死 有质疑 有争议

  尽管每每说起自己的生活,崔健都觉得“没什么可说的”,或者“跟大家都差不多”,但事实上,他从未被柴米油盐浸染,如果不排练或做音乐,闲暇时刻的他,最常出现的地方仍是Live House、剧场等文艺场所。“上周有一天,他一晚上跑了三个场所看演出,也经常去看一些比较先锋和实验的话剧,甚至是现代舞。”在说起崔健平日的生活,相伴多年的经纪人兼好友尤尤大概是最有发言权的人。尽管崔健的生活充满着艺术家气息,却并没有艺术家的普遍嗜好,和普通人比起来都相当的素,“他不抽烟,酒也只会在演出前喝一点点。我想他是真正为自己活着的人吧,一直那么自在和从容,在当下这个社会,这样真的很难。”

  就像1986年崔健为中国洒下摇滚乐的种子,他的一生,也与摇滚乐形成了紧密而牢固的关系。对他来说,摇滚乐是老师,他不断在里面获取新的养分,同时也是预警系统,他会通过摇滚乐得到警醒,这个社会也一样。“摇滚乐真的教会我太多东西了,其实有时候我并不清楚自己心里到底想要什么,但因为摇滚乐的出现,我会有特别大的勇气去否定一些东西。所以每当我不知道自己要什么,我就去反复的听音乐。”

  “就像死了之后重来一样。”如果不直接与崔健对话,你会从他的观点中嗅出很多锋利的东西,让你误以为他这个人本身就是锋利的,然而当真的面对他,你会发现他并不像他看上去的那么难以接近,所有的压迫感都来自于被神化的“教父”头衔。“死了之后从头再来,过去的东西全都不要,这个就是学习,虽然并不像图书馆里的学习,这个学习就是不断的否定、释放与再积累。”

  “其实根本就不是学习。”他思考了一会儿,给出了否定的答案,“我他妈的连命都不要了,还学什么啊!其实就是觉得自己死了,却发现自己没死,还挺清醒的看着这个世界,然后发现脑子里空荡荡的,就自然的获取到了很多东西,就像呼吸空气一样。你发现自己的角度和价值观马上不一样了,会把一些别人看起来很不起眼的事情,看得非常重要。我真的不知道哪一所大学或者哪一个学科可以让我有这样的机会。”

  统筹/李牛牛 黄哲 文/李妖妖 摄影/韩硕 化妆/郝维

责任编辑:AP0012

我 要 评 论

心情分享加载中...
互动评论加载中…

今日推荐

商机服务

热点视频

24小时点击排行榜

社区

图片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