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耀威新专辑疯做监制 明年出道20周年大搞巡回个唱

来源:21CN娱乐综合 | 2012-12-14 16:05:39 | 我来说两句
下载新闻客户端

孙耀威接受21CN采访 

孙耀威自封“木村托腮”

孙耀威访谈视频

  21CN娱乐12月13日专稿(文/摄 方嘉静 实习生 杨丛玮 视频/曾焕文 吴永刚 主持/陈韵)12日,孙耀威带着新专辑《A Second Thought》作客21CN,他打扮十分休闲,却不失潮流,baby face的他对比上次作客,脸上没有一丝痕迹,仿佛吃了防腐剂;他也是一个风趣的人,在准备的时候,不时与现场工作人员开玩笑,更调侃自己的专辑封面,自封“木村托腮”。在这次访谈中,孙耀威除了分享他制作这张专辑的点滴外,还爆料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一面,更不设防谈与女友的关系和婚姻观。

  新专辑疯做监制

  新专辑中,孙耀威不仅参与了作曲、填词的工作,还兼任监制。对于这几重身份,他坦言责任重大,又尴尬,因为作为一个监制要批判自己前期做的一些工作。孙耀威自认在做音乐时是一个很霸道的人,“我做监制可以做得很疯,比如说上一张国语唱片是和F.I.R的阿沁合作,我会凌晨3点打给他,讨论编曲上的问题。这次我也会半夜三四点上录音室,真的像是疯人院里一个独裁的监制。”

  自爆有人群恐惧症

  由于自己创作的关系,新专辑里的很多歌曲都是写孙耀威自己的故事。别看孙耀威现在成了明星,能在舞台上又唱又跳,原来他曾经患有人群恐惧症。新歌《一百米》就是讲他读书时是百米短跑冠军,可是到了校际比赛人一多,就失水准的故事。孙耀威还自爆自己在刚出道的时候这个恐惧症依然没有克服,“我记得我出道前几年,大部分唱歌我都是闭眼睛,我不敢看台下的观众。”

  大方谈恋情 肯定会结婚生子

  新歌《I Do》不禁让人联想到孙耀威是不是向女友陈美诗隔空示爱,对此他十分大方地说:“示爱不用隔空,什么时候都可以,这首歌只是在阐释自己的恋爱观。”他还说现在每开始一段恋爱关系都十分谨慎,都会考虑对方是不是自己结婚的对象,看孙耀威如此不设防大谈感情,主持人乘胜追击问有没有打算何时结婚?他则表示自己是一个传统的男人,而且很喜欢小孩,结婚生子是必然的,不过现在自己还是一个大小孩,还不够成熟。

  明年推出两张新专辑 出道20周年大搞巡回演唱会

  孙耀威刚在华语金曲颁奖礼上斩获优秀演绎男歌手、优秀演绎歌曲两个大奖,不过对于这些奖项他却十分看淡,“奖项对于我来说是零意义。香港年尾的颁奖典礼,我觉是一个大party,更享受那个过程,像跟其他歌手在后台打牌,也很好玩。

  对于明年的大计,孙耀威透露会推出一张粤语专辑以及一张国语专辑。明年还是他出道20周年,所以会办巡回演唱会,第一站在香港,第二站在台湾。

  以下孙耀威接受21CN娱乐访谈实录:

  21CN娱乐:今次来主要是宣传你的新专辑《A Second Thought》,专辑的封面,你是托着腮的小王子?看起来很有型。

  孙耀威:我新名叫木村托腮,哈哈。

  21CN娱乐:为什么新专辑会想到用黑白造型?

  孙耀威:这次我做这张专辑,里面是有我很多从小到大的故事,甚至一些秘密。我往这个方向去创作,到最后开始拍专辑封面照、服装安排等方面,似乎是将我的心切开去给大家看。

  我不知道有什么衣服可以配合到这个造型、这种感觉,你看到专辑里面很多照片,其实我下半身是没穿衣服的,当时我是赤裸去拍;照片里面的衣服基本是黑色外套,都是一些黑白、简单的衣服。因为我不知道用什么去包装,所以就用一些很单调的颜色,黑、白或不穿衣服,去表达不花巧,很真实的内心世界。

  21CN娱乐:我看到专辑里面的文字部分,觉得是以你自己角度去描写的,每一首歌都像是你自己的故事。这张专辑除了你参与很多词曲创作外,你还是专辑的监制。那这张专辑应该花了不少精力和时间吧?

  孙耀威:的确花了很多时间、心血。专辑里差不多九成的词曲都是自己创作,差不多一半的歌曲是我自己一个人监制。做监制很难的,比如说,我写完一首曲,然后我要跳出来,做回监制这个身份,自己去批斗自己的曲,究竟是否够好;甚至去到录音室里面,我唱完了还要变回监制去批评自己到底是否唱好。身兼数职,有时很难去衡量,我身为一个歌手,可能很主观地唱歌,但我需要跳出来,用另外个角度去听自己的歌。因此,在这个过程中我学到不少东西。

  因为这次专辑是自己很私人的东西,即便是大师级的填词人,我都还是觉得必须自己去填;歌词都是很贴身、很内心,甚至有些连我都不知道怎么去和身边人形容的一些感觉。我写那段文案的时候,知道那首歌背后的故事,会让你更加了解我小时候发生的事情或者很少和人说过的秘密。

  21CN娱乐:专辑中《超友谊》、《一百米》这两首歌曲都是你小时候的故事,而《超友谊》就是说你的一帮朋友。

  孙耀威:《超友谊》是讲友情的。我读书的时候,和一班同学很喜欢组乐队,当时香港有一支乐队叫“太极乐队”,感觉很有型,因此,我们叫自己为“太极”。于是,我们八个人就买可乐回来滴“血”为盟。到现在,这八个同学中已经有六个是结婚了,还剩两个未婚。怎么说呢,大家都毕业很多年,也经历了很多,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,可能我们都已经在各自不同的世界里。当每次我们相聚时,却又一见如故,会讲回以前的东西,大家又变得很熟悉,我很珍惜这种感觉。大家都在最无污染的年代,读书的时候变成好朋友,因此很珍惜这份友谊,特意写这首个来送给他们的。

  21CN娱乐:我看到你的歌词中有一句是“朋友你是最了解”,很多东西他们是能最理解你的。

  孙耀威:是啊。我做娱乐圈这行,对他们来说遥不可及,但我跟他们一起,我会很放心跟他们说在这个圈子遇到的问题,而他们也会以很疼我、熟悉我的角度去分析,可以给我很多建议。

  21CN娱乐:《一百米》也是你的故事。大家能否想象到,原来孙耀威小时候是百米短跑冠军。

  孙耀威:我从小学到大学都是田径校队的代表。但是,我有一件事从没和大家说过,我小时候是有面对人群恐惧症的,我从幼儿园开始,我一站在舞台上就会哭。虽然我跑步就很快,当每次我离开熟悉的环境,不是自己平常跑的运动场,或者是联校比赛,或者看台上看我比赛不是我的同学们,我就会全身发软。每次一跑,前10米,我就会跌倒,但当我熟悉后,我就会跑第一。

  每次我跌下来,我都觉得很痛苦。我一看着那条终点线,我究竟有没办法去解决这个人群恐惧症的病,似乎旁人有声音叫你“不要跑啦,很丢脸”;但也有听到人说,“不要放弃,继续跑”。我知道这是我的问题,我必须去克服、面对;接着,我每一年都报名参赛,因为我知道这是必须要克服的问题。所以这首歌其实是讲我小时候怎么时去面对这件事,跌倒了,那能不能站起来去克服。冲过那条终点线,虽然短短一百米,但对于我来讲,就是一个治病的过程,只要我冲过这条终点线,我将来就有大作为。今天,我做了歌手,假如没当初那一百米的锻炼,我相信我现在不可能站在舞台唱歌。我记得我出道前几年,大部分唱歌我都是闭眼睛,我不敢看台下的观众。

  我写完《一百米》这首歌后,我又写了《One Million Miles》。我在写歌的时候看到我飞行里数,发现我原来搭飞机已经超过100万里。过去十几年,我因歌手这份工作,到过不同地方表演,环绕地球都不知道多少次了。我会发现一百米、一百万里这两个数字背后的含义,原来我冲过心里100米的障碍,后面还有很长的路等着我去走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,我是个很倔强的人,会挖开弱点这个伤口,向里面撒盐,强迫自己去克服这个弱点。虽然过程很痛苦,但克服过后你会发现收获很大。我希望借这些歌曲,给我的乐迷们一些鼓励,像我们做艺人表面似乎很风光,其实背后有很多弱点,只要我们肯去面对,都会收获不少。

责任编辑:NF043

分享到:
更多
心情分享加载中...
互动评论加载中…

今日推荐

商机服务

热点视频

24小时点击排行榜

社区

图片新闻